<acronym id="eqkek"><div id="eqkek"></div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qkek"><center id="eqke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qkek"></acronym>
<sup id="eqkek"></sup>
<acronym id="eqke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qkek"><center id="eqkek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qkek"></acronym>
  網站首頁 關于聚豐 新聞中心 投資項目 人力資源 聯系我們  
新聞中心
集團新聞
行業新聞
成功案例
 
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 行業新聞
野蠻生長盈利艱難 P2P進入“多事之秋”

野蠻生長盈利艱難 P2P進入“多事之秋”
 
公開信息顯示,自今年8月以來,已有超過20P2P平臺倒閉或發生兌付危機,超過此前歷年之和。
P
2P平臺出現兌付危機,近期時有發生。在經歷近兩年的爆炸式增長之后,P2P行業進入“多事之秋”。公開信息顯示,自今年8月以來,已有超過20家P2P平臺倒閉或發生兌付危機,超過此前歷年之和。
日前,有媒體曝出,內蒙古包頭市一家名為銀實貸的P2P平臺資金鏈斷裂的真實事件。據媒體報道,在兌付危機發生之前,銀實貸以高息向投資人吸收了3000多萬元資金。
有業內人士向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分析,供大于求是導致出現上述問題的直接原因。而就其本質則是準入門檻過低、行業制度缺失、缺乏監管等多重因素疊加的結果。
實際上,從2010年開始,國內P2P開始飛速發展,2012年以來,更是呈現出爆炸式增長的態勢。有數據分析認為,到今年年底,平臺數量和交易量將分別達到去年的3倍和6倍。
本報記者采訪中,有業內人士建議,要促進行業健康發展,必須盡快建立監管機制,并明確監管機構。
P2P野蠻生長
網貸之家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9月底,全國P2P平臺數量達到500~600家,是去年底的2倍左右;而在交易量方面,則是呈現爆炸式增長,去年全年成交量約300億元,而今年前三季度已經接近1000億元之巨。
“僅9月份一個月,全國新成立的P2P平臺就達到60家,平均每天新增2家,而10月有一天我就接到了5個平臺上線的電話。”網貸之家總經理朱明春說,預計到今年底,平臺數量將達到1000家左右,全年交易量預計超過1800億元。
這讓看到機會的各路機構蜂擁而入P2P行業淘金。擔保公司、小貸公司、典當行紛紛進入這一領域。一位業內人士稱,銀行機構中,除了已經開始運營P2P業務的招商銀行之外,還有多家大中型銀行有意進入這一行業。
而擔保公司成立P2P平臺已有先例。公開資料顯示,去年6月成立的山西大德通擔保,成立不久便成立了一家P2P平臺;深圳美貸網則由深圳鼎和擔保運營。
小貸公司雖然沒有直接發起成立P2P平臺,但全國各地眾多小貸公司通過作為平臺合作方或擔保機構,曲線進入P2P行業已是不爭的事實。其中,具有官方背景的江蘇開鑫貸和北京的有利網,已經與多家小貸公司合作,為其提供擔保。
此外,實體企業、房地產開發商也在積極介入,而且為數眾多。四川一家名為四川國坤投資的房地產公司,就正在籌備P2P業務。近日,該公司發布網絡招聘信息,招聘P2P網貸審核、理財顧問、財務、網貸審核、技術等人員。
國坤投資正是一家房地產開發企業。網站信息顯示,該公司注冊資本1.118億元,具有房地產二級開發資質,隸屬于四川三佳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付玉平,與國坤投資法定代表人系同一人,而這樣的信息在網上隨處可見。
“現在銀行卡得很緊,無論是擔保、小貸還是部分中小房地產開發商,都很難從銀行融資,P2P平臺實際上成了他們重要的融資渠道。”一位業內人士說。
供大于求危機隱現
銀實貸不過是P2P平臺野蠻生長的一個縮影。據公開信息,從8月份以來,已有網贏在線、天力貸等超過20家平臺資金鏈出現問題。
朱明春告訴本報記者,今年倒閉和面臨兌付風險的平臺數量已創下歷年新高,其中絕大多數是成立只有幾個月的新平臺。而倒閉事件頻繁發生,也將P2P行業發展的隱患暴露無遺。
業內人士向本報記者分析,盈利困難是擺在P2P平臺面前的首要難題,在現有的500余家P2P平臺中,能實現盈利和盈虧平衡的,最多只有20%,不僅是新平臺苦苦支撐,不少老平臺的網貸業務也難以賺錢。
為了吸引資金,不少新平臺對投資人許以高額回報。據網貸之家統計,在去年9月,新平臺的年化利率為36%左右,而今年同期已經達到50%左右,上漲約14個百分點。“實際上很多都是賠本賺吆喝。”
為了保障資金安全,投資人已經普遍要求平臺提供風險保障。網貸之家調查顯示,87%的投資人不愿在沒有墊付承諾的平臺投資,這種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投資人的資金安全,卻使風險集中在平臺。而一些平臺風險控制能力極為薄弱,導致壞賬率居高不下,這在一些新平臺上體現得尤為明顯。
“P2P的本質還是金融,風險控制是核心,把錢放出去容易,但保證能收回來就沒那么簡單了。有的平臺,限于人力和經驗,根本沒有風險控制能力。”融信財富CEO吳顯勇說,如果沒有雄厚的資金實力,出現經營不善、資金收不回,隨時都會導致平臺倒閉。
朱明春說,很多平臺資金薄弱,出現問題后拿不出錢,除了倒閉,幾乎沒有別的選擇。
更為致命的是,隨著行業發展,平臺數量越來越多,投資人變得難以尋找,資金難以滿足平臺發展速度,形成平臺供大于求的局面。而P2P短貸長投現象非常普遍,項目到期后,如果籌集不到新的資金,資金鏈頃刻間就會斷裂。
“早期平臺數量少,資金供應比較充足,挪用資金可能不會出現問題,但現在競爭越來越激烈,資金供應已經非常緊張,稍有風吹草動,就會導致平臺倒閉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說。
一些平臺開展的“自融”更是加大了這種風險。吳顯勇說,此類平臺背后都有實體企業,成立平臺為自己融資。而這些企業自身資金鏈可能已經出現問題,不過是利用平臺融資填補窟窿,融資標的到期后可能無法兌付。
今年8月出現兌付危機的網贏天下即是如此。公開資料顯示,網贏天下實際所有者鐘文欽,也是深圳華潤通光電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華潤通光電”)的大股東,網贏天下獲得的部分資金,正是流入了華潤通光電。
盡快建立制度明確監管
近日,有人在網貸之家發帖稱,10月15日剛上線的P2P平臺福翔創投,開業只有三天,許姓老板便圈錢跑路,成為P2P模式進入國內以來最短命的平臺。而其留下的電話和地址都是假的,損失的資金已經無從追討。
吳顯勇認為,出現這種情況,根子在于行業門檻太低,導致平臺魚龍混雜,一些發起人一開始就存有騙錢的想法。
網貸之家創始人徐紅偉說,小貸公司受融資杠桿比例限制,不能直接從P2P平臺融資,以擔保機構身份進入P2P行業,成為業務出表、逃避監管的手段,而擔保公司則因為業務不足,可以獲得擔保收入。按照現行監管規定,上述行為均不被允許。
“幾乎毫無門檻可言,花幾萬元就能買一個模板,招幾個人就匆匆上線,發幾個標、圈筆錢就跑。”有利網創始人吳毅然說,各路機構爭相進入P2P行業,是因為這個行業目前是一個尚無準入門檻、無行業運行制度、無監管的“三無”行業。
徐紅偉也認為,僅靠行業自律,根本難以解決問題,出現各種亂象在所難免。
本報記者獲悉,深圳市政府近日已委托市政府金融辦,召集銀行、大型互聯網、P2P等十余家企業召開互聯網金融規劃評審會,征求關于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建議和意見,預計今年年底可能出臺相關規劃。
有業內人士建議,對于P2P行業,關鍵在于嚴格的制度和監督。除了加強行業自律外,應當盡快建立P2P的各項行業規則,設置適當的準入門檻,建立監管機制,并明確監管部門,形成完善的監管體系。
 
 
關于聚豐 新聞中心 人力資源 聯系我們
集團簡介 集團新聞 聚豐人風采 聯系方式
聚豐文化 行業新聞 人才理念 在線留言
聚豐發展史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 
聚豐榮譽榜      
5544444